黑釉双耳罐

走了很久的路,还得回头看看。
存一点《七侠五义》原著向的猫鼠文。

【猫鼠】槐花 03

忘说了,这是一个北宋背景的校园故事(。

-----

03.

       白玉堂翻墙报到的壮举在他自己看来其实本没有什么,他也就不大明白何以许多年后这件事情还被汴大金石门上下传为标榜本系如何不走寻常路的一段佳话,以至于等他在两浙路混得小有名气后又被汴大返聘(这件事于他而言也是邪门的),还有几个当年的老直讲乜斜眼睛打量半晌,末了恍然大悟:“哦——你就是当年那个翻院墙进来的小子嘛。”

       关于翻墙,他理由充足,原因齐备,唯一没有料到的是找错了门,因此错翻了南墙而非东墙。这也不能怪他,他一介江南人,找北确乎不很在行。

       白玉堂只记得那个夏天也是同样的绵密耀眼,一场大雨也消弭不了的热度反倒蒸蒸然隳突乎天地。旧城外头包裹着一整圈雾似的垂柳,朱雀大街两旁的杈子红得像在烧,四下全是辘辘的车声,沸腾的人声,高昂的马嘶,叮当作响的驼铃。而他同一切新入学的太学生一样,满腔沛然饱满的壮志伟念都被炙烤得枯蜷,只剩下求生本能驱使下的念想:最阴凉的大树,或者最消暑的冰碗。

       惜乎他没钱,不但没钱,而且没有录取通知书,不但没有录取通知书,而且不擅长找北。更要命的是汴梁治安管得严,光天化日公共场合禁止随意起飞。等他费了水磨工夫一路问到太学外头,院墙里连绵的绿意霎时间浸透了他的眼睛。

       用展昭的话说,这个人当时骑在高高的灰白的院墙上,肩膀和头顶映着浅翠的树影与金黄的光斑,腾身跳下像一片云,惊得他当即就喊了声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是故意溜号的。


评论(8)

热度(12)

  1. 琰羽黑釉双耳罐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我的我的~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