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釉双耳罐

走了很久的路,还得回头看看。
存一点《七侠五义》原著向的猫鼠文。

【猫鼠】槐花 04

04.

       展昭本该在汴大东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的迎新摊位上。

       那年头金石学还算不得显学,每年招生也只是寥寥。他作为高年级学长兼新生辅导员,和欧阳春两个人钉在自家窄窄一张桌子边,左眼目送隔壁政管系刚报到的一波三五十人排成纵列统一被带去宿舍,右眼瞟见对面法学院快要挤破头的人潮忽忽悠悠撞进了旁边经管系的队伍好悬没打起来,最后掂了掂手头轻飘飘的登记表相顾无言。

       “欧阳啊,”后来展昭说,“我去给咱俩买两个冰碗吧。你放心,我请客。”

       欧阳春果然从怀里抓过一把钱点也不点地塞在他手上:“我要橘子味儿。”

       然后展昭拿这笔巨款吃掉两个冰碗外加一盏酒酿,包了二两白切羊肉刚在贴南墙的槐树下找到个清净角落,还没来得及坐下,一抬头就看见了从天而降的白玉堂。

       很多年以后他和白玉堂都成了金石学界首屈一指的泰山北斗,业界标榜的中流砥柱,桃李遍天下的师道楷模。在被问到两位老先生打了这么多年笔头官司为什么还这么私交甚笃的时候,他本打算义正辞严地表示一下学术归学术朋友归朋友,往往最终被白玉堂一句这人道德败坏谁跟他私交甚笃击败,然后温厚地笑着表示那是因为小白教授身轻如燕骨骼清奇,展昭很是佩服呀。

       然而彼时身轻如燕骨骼清奇的未来的小白教授轻轻飞落墙头,奈何不太熟悉地形,说时迟那时快一脚踩进了雨后墙根的小水坑。

       “哎哟我去——”

       这是展昭和白玉堂的第一次对话,异口同声的。


------

展昭和欧阳春同级,大三。

评论(9)

热度(14)

  1. 琰羽黑釉双耳罐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转转!瓦的礼物必须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