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釉双耳罐

走了很久的路,还得回头看看。
存一点《七侠五义》原著向的猫鼠文。

【猫鼠】槐花 05

05. 

       白玉堂大惊失色,因为他唯一一身衣服被幽绿的泥水溅了个通透,脚心还愈发濡湿黏腻;展昭也大惊失色,因为他手上刚拆封的羊肉也被幽绿的泥水溅了个淋漓,莹白的脂油顿时暗淡无光。

       “你干嘛?!”他怒道。

       白玉堂还没从刚才的大惊失色里缓过劲,显然没听出来这并不是个问句,何况他这当口正要埋头抢救他水淋淋脏兮兮的衣摆,随口答曰:“我报到。”

       “岂有此理,”展昭愈发上火,心道你小子还敢转移话题,“报到也不能浪费粮食啊!报……”

       他突然被自己舌头绊了一下:“什么你报到?”

       白玉堂还在手忙脚乱做困兽之斗,根本懒得理他。

       你报到的姿势也是有点厉害,展昭陡然起了好奇心:“同学你叫什么从哪来哪个系的啊?录取通知书给我看看呗。”

       “白玉堂,两浙路,金石门,丢了——呸我说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行。”

       展昭的眼神立刻变了。

       哎呀呀呀闹半天结果是同乡兼同门啊,哎呀呀呀我说呢不愧是同乡兼同门啊,他想。

       “小白同学你跟我来。”他简洁地说,随手丢掉弄脏的肉,一把拽过白玉堂,“报到这边走。”

       白玉堂冷不丁被抓个正着,脚底下已经跟着对方的步伐轻快地擦过石板路。他忙里偷闲地眨眨眼,看看斜挂在天的白亮的太阳,看看掩映在苍翠树影里的飞檐脊兽,又看看展昭隔着一层脏水染透的衣袖扣住他腕子的右手,想,诶这人谁啊。



评论(3)

热度(16)

  1. 琰羽黑釉双耳罐 转载了此文字
    河梁,你这更新速度,我怕